知行翻译优惠活动开始了,当月笔译量10万字以上95折优惠,20万字以上9折优惠!更多惊喜,详情咨询客服400-900-6567。

知行翻译:探讨烂译不很烂 妙译不咋妙

编辑:18511305677   来源:未知   浏览量: nbsp;  时间:2017-06-20 17:39

  知行翻译:在王佩老师的文章《烂译与妙译》中,看到了作者对姚克的译文钦佩有加,似乎这样的译文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高度。正好我对翻译有一点小兴趣,也稍微留意过一些,有几点自己的看法,跟各位读过《烂译与妙译》的朋友一起交流一下(注:因为我只懂英语,所以下文的翻译指的是英汉之间的):

  第一, 翻译存在一个“度”的问题。杨绛曾经提出过“翻译度”这个概念,但她重点在于强调翻译度过小。其实,翻译度过大,以我个人的阅读体验,也是比较痛苦的事情。我经常在阅读译文时,迫不及待地想找出原来对照,看看他们怎么说的。

  第二, 从历史的演进来看,直译可能是一个趋势。由于英语的普及,两种语言的交流和融合,不管是词语,还是句式结构上,都在不断加深。一个小例子:在接受对方的赞美的时候,英语里常说“Thank you”。我看过早期的译文是“您过奖了”。这是非常中国,非常地道的翻译。不过,现在,使用这种翻译的怕是不多了。时下,我们面对他人赞美的时候也会说“谢谢”的。另外,在北京上海等城市,白领说话时经常夹杂着英语单词,好多单词并不是常用的,比如capacity, qualified(虽然这样的行为常被别人鄙视)。------我想说的是:“你看,人家连翻译都省了。”

  第三, 如果有能力,还是直接看原文比较好。我承认译文有时也非常不错,但跟原文相比,往往逊色不少。因为翻译的确非常复杂,里面涉及的因素非常多,语法的差别,文化的不同,宗教、政治的边框,这都是大面的。具体到译者,那问题可能更多:中国南方的译者跟北方的译者由于语言环境的差异都能产生不同的译法,加上不同学习环境、学术修养,就会有更大的不同。

  下面我就王佩老师举的几个例子,自己试着翻译了一下,并对王老师提供的译文阐述了一下自己的看法,我上面的观点都可以体现在译文里面。

  (红色字体为来自《烂译与妙译》的引文;楷体字为本人的译文;斜体字为本人对王老师提供译文的点评)

  1、WILLY对他妻子说:you are my foundation and my support.

  直译:你是我的基础,我的支持。(妈的,这不是人话!但现在大部分译者都是这么翻译的。)

  四一的译文:你是我的主心骨。(我顺便考了一下四一,他的翻译还比较有趣。)

  姚克的译文:要是没有你,我在哪里扎根儿?我靠谁撑腰?(原文是陈述句,译文改成了反问句,不拘泥于英文句式。同时把foundation翻译成“扎根儿”,support译成“撑腰”,简直绝了!)

  我的译文:你是我的根基,给了我莫大的支持。/你是我的根基,是我的支柱。文学翻译

  那个直译,没有严重到王老师批评的“妈的,这不是人话!”,只要稍作修改,就可以了。在中国的南方(主要是广东、福建、江西和湖南等),人们讲普通话的时候用词非常不规范,把“基础”和“根基”,“支持”和“支柱”搞混是很普遍的事情。这点,我们在看港台明星说话的时候就会有比较明显的体会。比较现实的例子有:任贤齐早期的两首广为传唱的歌曲《心太软》、《很受伤》就符合王佩老师的“不是人话”的标准,因为正常的说法应该是“太心软”或者“心肠儿软”、“很感伤”或者“受伤很重”。周杰伦的一首歌曲《安静》中,“我想你已表现得非常明白,我懂我也知道你没有舍不得”,这里,“表现”和“明白”就无法搭配。按照“人话”的标准,应该是“表达”和“明白”,或者“表现”和“明显”才对的。当然,这些歌曲的流行并不能说明他们的语言是对的。我只是想说,在南方,对于近义词的区分,比如,“保证”、“保障”、“保护”,没有北方那么严格的,我们要宽容一些。

  四一的译文,在我看来,就过了。“主心骨”一词非常中国化,如果不懂英语,还好。如果懂呢?就会想是根据哪个词译出来的。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出foundation和support这个两个词,以及这样的句式。

  姚克的译文,support跟撑腰,如果体会一下,是完全不同的含义的。Support,鼎力支持;撑腰,狗仗人势。

  至于句式,不改,不等于拘泥;改了,也没见效果好到哪里去。因为翻译必须放在语境下考虑,这里,WILLY这样对妻子说,是不是饱含深情的呢?如果是,译成反问句的格式并不妥。

  2、WILLY夸奖两个儿子时说:Terrific. Terrific job. Boys. Good work.

  直译:棒,干得真棒,孩子们,活干得真好!

  四一的译文:干得棒极了,孩子们,很好很强大!(很时新,很有趣,不过这样的译文再过两年,就没人看懂了。)

  姚克的译文:绝!绝活儿,孩子们。功夫到家了!(看,姚克把一个Good work翻译成“功夫到家了”,这样的中西文修养,真是功夫到家了!)

  我的译文:棒极了!真是绝活!小伙子们,好样的!

  ------那个直译,没有什么不好。

  四一的译文,大大不可!“很好很强大”,“很黄很暴力”,“很傻很天真”这样的句式是2008年之初才开始流行的。而且,大家知道,我们使用这样的句式的时候,是充满了讽刺的意味的。而WIILLY夸孩子,是带着嘲讽的口吻么?

  姚克的译文,“功夫到家了”,明显夸大了good work所表达出来的肯定。这里,依然是个翻译过度的问题。至于王佩老师说的“中西文修养,真是功夫到家了!”,呵呵,我还真没觉得。

  3、WILLY问儿子:You nervous about the game?

  直译:你为了球赛而紧张吗?

  四一的译文:你为比赛抓狂么?

  姚克的译文:为了赛球你心不定吗?(把nervous翻译成“心不定”,这是任何一本词典里都没有的词条。但是它是多么的中国,多么的贴切,又多么的像人话啊。)

  我的译文:儿子,快打比赛了,你紧张吗?

  这里要多说几句。这句话的翻译其实重点在于语气,而不是含义。一定要语境的,因为,我们不知道WILLY这样问儿子的出发点是什么。而且,一定要注意的是,WILLY的身份是爸爸,不是年龄相仿的同伴。

  作为爸爸,如果支持儿子比赛,那么,看到儿子赛前紧张,一定会宽慰他,用一种能给儿子带来镇定的口气问:“孩子,紧张吗?”---潜台词是,“没事,别怕,有爸爸在。”所以,我的译文里面加了“儿子”,目的在于给他带来镇定。

  但是,爸爸也可能不支持儿子去比赛啊,那么这时候,译文就可能变成了“比赛快来了,紧张了吧?”----潜台词是,“小子,不让你去非得去,看看,怕了吧!”

  考虑了这些后,再看译文:

  ------直译没错,但没有感情。

  四一的译文,呵呵,觉得他在搞怪。

  姚克的译文,“赛球”这个词,怪怪的,想想,还有赛别的吧?哦,赛跑,赛马,赛……。好像不多呀。为什么不说球赛呢?“心不定”这个词,并不太好。一是,我们平时不这样用,我想不出哪个场合,哪个人这样用过的。百度了一下,邓丽君的歌曲《雨不停心不定》。二是,要看孩子的年龄,如果是6岁以下的小孩子,这样用非常不妥。倒是“儿子,快比赛了,是不是有点怕怕啊?”更容易拉近跟孩子的距离。

  另外,我找不到现实里使用“心不定”的例子。其实,“紧张”这个词比什么都好。我们平时就都这样用的。上台前,我们会颤抖着说:“紧张死我了”,“我好紧张啊”,“我好怕怕呀”。安慰别人:“别紧张啊,没什么可怕的”。

  4、On the road 一般都翻译成“在路上”,但是姚克将它翻译成“跑码头”,真鲜活。

  没有语境,很难说“跑码头”译得好坏。

  5、WILLY对儿子们说,夏天带你们去新英格兰转转。两个儿子说:Yeah, you bet.

  直译:好,当然(或一定)!

  姚克的译文:嗯,一句话!(这个“一句话”,简直是神来之笔。这才是中国活人的语言。你查任何一本词典,学任何一本教材,都学不到这个境界。翻译最终是个高智商的活儿,需要灵性。)

  我的译文:耶!要说话算话哟!

  ------直译无错。

  四一的译文呢?:)

  姚克的译文,又要打个折扣。“嗯”和“yeah”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情感表达词语。此处的yeah,是表现孩子听说带他们夏天“去新英格兰转转”时的兴奋劲儿。“嗯”呢?随声一应而已啊。

  “一句话”的的确确是“中国活人的语言”,不过,不能用这里。我们中国人,饭桌上,或者电话里,对别人请求帮忙的事情,常常说:“放心,交给哥哥办,一句话的事!”您看,“一句话”是用在这里的,是答应对方,给对方的承诺。

  所以,姚克翻译成“一句话”基本可以算个错误。因为,这里不是儿子在给爸爸承诺,而是对爸爸的承诺的回应。

  6、比如:He is well liked.

  直译:他很为人们所喜欢。

  四一翻译成:他很可爱。

  姚克翻译为:他人缘儿很好。

  我的译文:他很讨人喜欢。/他很招人喜爱。/他颇受欢迎。

  ------直译意思表达得很清晰,但确实比较拘泥原文,虽然我们大家还是可以看明白的。“为……所……”这样的句式,我们不是第一次受这这样的折磨。请看President Hu Jintao的“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当初我是看了好多遍才转过弯来的。要知道,这三句话根本就没有被动语态的英语原文对应呀,还能说成这样呢。如果套用一下,把He is well liked译成“他为民所喜”。不知王佩老师看了后,有什么感受啊。

  四一的译文就不对了。

  姚克的译文确实很好,“人缘儿”这个词一般人是翻不出来的。我看中文的时候,会把“他人缘儿很好”逆向翻译过去,成为“He’s getting on very well with everyone.”

  7、紧接着,剧本中又出现了一句:He is liked, but he is not well liked.

  此时,姚老没有再用“人缘儿”这个词,而是精准地翻译成:“人们不是不喜欢他,可不真心喜欢他。”

  我的译文:大家是喜欢他,可也没喜欢得不得了。

  ------老实说,很难分清楚喜欢是不是真心的。看原文,就是一个喜欢的程度问题而已,没上升到真心不真心。

  做一个小结,从王佩老师举的几个例子来看,姚克的译文并非达到了某种无法企及的境地,不管是对语言本身的理解,还是对人物背景的推敲(如父亲的身份,孩子说话的口气等),都存在值得探讨的地方。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单单上面几个例子,在没有看到整篇译文,或者整本书之前,并不能判定姚克译文的质量高下。

  烂译确实让人生气。宋石男老师《也说烂译》文章里面的把President译成普雷斯顿,实在无法想象。如果译者读到国外谈论中国的文章,里面有China’s President Hu Jintao,再翻译成普雷斯顿·胡/锦/涛,那可就让人痛不欲生啦!

  翻译必须有语境。译者必须反复揣摩上下文,才能将文章译得神形具备。王老师慨叹“翻译之道,可谓大哉”,我是非常同意的,而且是大大大的哉。
        推荐阅读:文学艺术翻译案例

文章来源:http://www.zhixingfy.com/knowledge/484.html

tag列表: 知行翻译 文学翻译

上一篇:知行翻译:翻译文学的性质与归属

下一篇:北京翻译公司:与动物有关的8条习语